和讯网:“与精英分享商业智慧,与智者沟通人生体会”,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这里是和讯网领袖对话两会特别节目节目,今天我们荣幸的邀请到了全国政协委员、美克投资集团董事长冯东明先生。您好!(11: 07)
    和讯网:既然是两会期间,我们的话题自然离不开两会,请冯总介绍一下两会您带来了哪些提案。(11: 08)
    冯东明:今年的提案有两个。第一,是让农民工能够长期就业,吸引农民工在企业长期就业,成为技术专家,并且解决他们长期就业的住房问题。(11: 08)
    冯东明:第二,在少数民族地区如何利用当地的资源优势,比如说天然气和石油来发展他们的经济。(11: 08)
    和讯网:各地出现了民工荒,也是引起了国家的重视,和您讲的第一个提案有所关联,请您详细的介绍一下您第一个提案中的一些想法和建议。(11: 08)
    冯东明:民工荒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它其实是一种假象。在2009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因为农民工和很多出口型企业之间的关系都是非常短期的一种契约关系,没有以这个企业为家。要让他们以企业为家的话,服务性体系就要健全。比如农民工能否在当地长期就业,到了一定年纪以后,他们发现根本没有可能在就业地结婚,抚养自己孩子、长期在这里敬业的一个环境的话,他们的择业就会是短期的。(11: 09)
    冯东明:短期就造成了在金融危机时很多的农民工荒。在企业碰到这么大的困难,企业希望和员工一起共患难的时候,员工就没有这样的意识了。再加上企业的一些经理人如果在此方面也是一些临时性的想法的话,反而在这里一拍即合。但是,到经济开始大量复苏的时候,企业马上着急开始招人,平常都是短期的契约,想找工作的农民工还没有反应过来,企业肯定会在农民工之前反应。这样,一方面反应过来的农民工会想,我去那个地方的服务体系不是很健全,我不能在那里长期就业,这时候可能会朝三暮四一下。(11: 09)
    冯东明:还有一些农民工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想到这块急需他们,这样造成了一种错位现象。所以,我的提案是希望各个开发区,政府相关部门在规划上就要像在改革2000年左右时一样,把配套继续做完善。当时的配套是可以的,虽然有点粗放式的,但是允许企业在规划的工业用地中,用一些被批准的土地在规划中建一些宿舍。在一些配套公寓,政府给配套的城镇、县的城乡接合部的居民房、农民房让农民工来租赁,这样挺好。结果改革开放以后,城镇开始拆迁,原来拆几十年的房子,现在甚至有一些二十多年、十几年的房子都开始拆了,这些房子现在变成了商品房,地价非常高。这样变化商业地产以后,这些员工没有地方居住了。(11: 10)
    冯东明:因为企业还想给员工盖房,但是规划上不允许,不允许在用地中盖住宅。像国有一些企业和政府就被允许搞自建房,但是企业用地不允许做自建房。这样就无法解决一些技术骨干的长期就业。(11: 10)
    冯东明:我们的员工之前是单身还可以,但是他们要长期就业以后需要小家庭,但是没有地方给这些小家庭盖房子,旁边的那些商品房他们又买不起,白领现在都买不起,他们肯定也买不起,周边的农民村也拆了,企业原来是发10个班车,现在变成了发50个班车,以前到企业来上班半个小时,现在要一个小时,甚至有的上班要达到两个多小时,就算是这种两个小时的地方也可能要拆掉,农民工没有立足之地。所以,我的提案是希望考虑这一方面,按照温总理讲的服务体系,对农民工就业的服务体系中最大的一块,就是解决住房。吃、行企业都可以管,但是住房是要根据规划的,要按照规定来做。(11: 10)
    冯东明:我的提案长话短说就是在规划中,在制造业密集地区,不要让制造业是空中楼阁。无论是工会还是劳动保险、社保基金,规范的企业都是想把这些做规范的。在企业想做规范的时候,需要一些配套政策保障企业做好,企业要做好必须要给企业配套用地,在规划方面给企业用地。如果这块用地实在没有,就要考虑为它配套公寓,但是这些公寓也需要管理。过去的一些公寓现在炒作很贵,当时配套还很好,并且现在的公寓已经基本不再新盖了,而且价格很贵,里面管理很混乱,使很多企业都不敢把自己的员工放到这种公寓里来住。(11: 10)
    冯东明:因为里面简直没有任何公寓管理。大家要想一个朴素的道理,现在农民工和大学生都需要消化,很多劳动密集型企业本来计划是三万人,但是现在只能用一万人,因为解决不了这些问题,同时他们也害怕了,他们没有办法响应扩大再就业,因为这些配套不够,他们做不到这些。(11: 17)
    和讯网:职工住房问题比较重要。(11: 17)
    冯东明:农民工产生这种候鸟形态,是和我们没有这样的保障体系相关的。因为他们出去工作以后没有一个人生活的尊严。我们是一个农业大国,在我们祖上三辈都是农村来了,我们的父母亲能够城市化是因为城市能够让他们安居乐业,如果这一代的年轻人能够让他们安居乐业,他们为什么要每年回家还要盘算第二年去哪里呢?我们看到很多企业的员工已经是形成这种候鸟型的,二十多岁的小孩,到结婚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结婚以后没有地方住,企业也很着急。所以,候鸟型的状态带来了这种动荡,企业用人了,形成了农民工荒,企业不用人了,也是农民工荒。(11: 18)
    冯东明:我在国外看到一些传统产业,他们不断的保持产业,以符合环保低碳的政策,我看到他们觉得非常感动。因为他们的员工在就业的时候,都是企业碰到困难的时候还在那里。这些员工十几岁在那里以后,一直没有离开,因为那是他们生活的地方。金融危机以后他们也不走,产业碰到困难的时候他们也不走,而只有投资者觉得不合算走了,新的投资者又进来了,这和我们是完全相反的。(11: 18)
    和讯网:这方面确实是需要思考和改变的。(11: 18)
    和讯网:我们知道两会政协会议已经进行到第九天了,您肯定参加了不少的讨论会,您在此次的两会中有什么样的感受呢?(11: 18)
    冯东明:2010年温总理工作报告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我认为此次两会政府公告确实已经进入了后危机管理时代,对2010年我们在经济周期性开始复苏时做了一个详细部署,制定了八项任务。(11: 18)
    冯东明:拿总理工作报告2009年和2010年比对的话,2009年就是一个危机的过程,2010年要通过经济的复苏,从2009年非常态的常态管理到现在的新常态的常态管理。新常态经济活动的管理,要求我们一定要有详细的部署,抓住机会。我的看法这是我们发展方向的转变,就是新常态下常态管理。我理解为战略思维的转变,从战略发展流派来说有两个流派,一个是结构主义环境决定战略,一个是重构主义,战略决定环境。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大量的都是环境决定战略,大量在沿海,由当地的环境决定了战略。但是现在我们的改革开放程度已经越来越高了,这样要求的智商越来越高,要求智慧可视化才行,要看到机会在哪里。这次是发展战略思维的一个转变,基本上要求从环境决定战略到战略决定环境,两者都要用,结合起来。(11: 19)
    冯东明:比如说,西部的新疆,这时候它还应该发挥环境决定战略的优势,沿海这一方面的发展空间有限,就要战略决定环境,因为沿海把优势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所以在往中部、西部转移一些产业的时候,在环境决定战略的同时,也要考虑战略决定环境。举个例子,我提到的提案就是少数民族地区如何利用资源,这种结构性就不要讲平衡,一定要聚焦,新疆这个地方就要适配,它是一个资源大省是它的优势,它的劣势是离市场很远,它的人力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带来了素质模型都和沿海不一样,所以我们的战略思维是很重要的。(11: 19)
    冯东明:我们的政策,不应该说那里是老少贫穷的地区就是弱者,而是要适配,它是一个资源大省,就要鼓励全国各地的企业包括新疆当地的企业来利用新疆的资源,真正从结构上给他们价格的优势,让他们深加工。他们得天独厚资源在那里,深加工,利用深加工以后所谓的优势成本,拿出来一部分,把铁路运输的劣势弥补了,在和内地企业一个平台上竞争,这样就发展起来了。(11: 19)
    和讯网:您提到了外贸出口的问题,您在国外也进行过考察,我们得到一个数据,1月份说出口增长了21%,刚刚发布的数据说外贸同比增长45.2%,您觉得和2009年相比2010年出口形势怎么看待的?(11: 32)
    冯东明:本身我们是做出口企业的,我是这个企业的创始人。经济复苏这个问题很敏感,经济在去年11月份左右开始回暖,到今年年初很多企业订单与去年年初就不能相比了,完全是两重天。(11: 32)
    冯东明:从订单来看,企业似乎已经进入了完全复苏,但是这里面有假象,很多下定单的国外商家是因为对预期有一个看好所以自己做出这样一个判断,在增加库存,为了应对2010年复苏时的商机。所以,他们的节奏是在头一、两个月的订单通过第三、第四月平衡一下,第五和第六个月的订单反而更真实一些。所以,这种复苏的现象是真正让企业拿到了订单,但是这个订单可能还会回调一次。(11: 32)
    和讯网:您认为这种比较好的数字是因为预期在起作用?(11: 32)
    冯东明:实际情况和预期相结合。温总理说,信心比黄金海重要。经济其实没有那么糟糕,大家都有恐慌,谁都不买了,谁都库存,雪上加霜。经济好的时候也是这样,其实经济还没有那么好,但是大家都有信心了,所以就复苏了,都在下订单了。这是信心在作怪,但是这种作怪是良性的。(11: 33)
    冯东明:当然泡沫就是想的美事太多了,衰退就是想的糟糕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两者要结合,一定要如履薄冰,把两者结合起来。(11: 33)
    和讯网:我们知道美克出口主要是面向欧美,单就家具企业来说出口情形如何?(11: 33)
    冯东明:我们主要面向美国,刚才我说到的就是家具行业。(11: 33)
    和讯网:近期你们企业发布的公告是募集到资金12亿?(11: 33)
    冯东明:不是,是我们最近要增发。(11: 33)
    和讯网:那么您对小企业融资难这个问题有什么样的看法?(11: 34)
    冯东明:这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也是我们银行结构问题。这些商业银行也是上市公司,也要盈利。所以针对中国中小企业多,就要针对他们建立一个中小企业融资机构,让中小企业的金融融资和信贷方面从结构上进行规范。什么样的银行可以做哪些行业、可以做哪些经济份量的企业,这个在国外都很多。国外有区域性的银行,而且这种区域性银行还有区分,是适合不同的族群,非常精细。在美国有不同的行业银行,不同的族群银行,不同的社区银行,都不太一样。所以,一般美国中小企业不会找花旗银行,都会找当地一些地方银行,甚至不同的族群因为语言的关系也会找不同的银行。像温州地下银行也很丰富,也是因为没有专业性配套银行而产生的,像国外就有温州华资银行,而国内不让办这样的银行,所以怎么办?中小企业融资难的责任不能老推到几大商业银行身上,银监会光这样简单地推动他们也是有限的,所以要真正的调结构。(11: 35)
    冯东明:不能说我们现在发展体育,国家体育总局抓各个省从小抓起的这些体育素质的训练,他们是应该培养我们国手在奥运会拿金牌的,但是各个省的体委应该培养尖子往总局输送,各个市州也要培养苗子。这也是分的,按照这个道理,我们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也是这样。像担保问题,有些股份制的银行可以专门分成部,这个部专门做中小型企业的。我们有一个委员说的很好,中小型企业如果让招商银行他们来做,在核销呆坏账的时候给这些银行的比例就要放的大一些,因为中小型企业不稳定因素大一些。所以,如果是专业做中小型企业的银行,核销政策就要大一些。像德国就是这样,有专门的商业银行,他们的储蓄银行就是国有的,而且他们有专门做房贷的银行,他们的房贷银行也是国有的,这是为了保证民生的。结果在法国没有这样做,法国在金融危机中就买不到保险箱了,很多银行要倒闭,商业银行按照法律倒闭以后居民的存款银行可以不负责。比如居民存了一百万,可能只能兑现10万、20万,居民只能自认倒霉。但是德国就不会这样,德国的储蓄银行是国家的。 所以,我认为中小企业的融资可以这样解决,给他们配套,对号入座。什么量级规模的企业,就找什么样的银行。(11: 36)
    和讯网:我也听到一个企业家有这样的观点,说不能老找这些银行的责任,中小企业自身发展也是一个问题。(11: 37)
    冯东明:这是两个问题,谈中小企业融资难就是谈这个问题,如果说中小企业经营不善,就谈中小企业经营不善的问题。中小企业其中有一些管理肯定是不好的,国有企业也有管理不好的,世界500强也有管理不好的,民营企业大的也有管理好的和不好的。所以,这里不能说中小企业融资难就是因为中小企业管理不好,管理好的中小型企业也是融资难,没有管理好的中小型企业就不是融资难的问题,而是没有资格来融资,你没有经营好,产生了一大堆银行坏账的预期,这个企业就应该倒闭,按照市场的规律优胜劣汰,自然的重新生长新一批的中小企业。(11: 37)
    冯东明:你这个中小企业的业主没有做好,就不应该是你来做了,就应该有另外的中小企业,这个业主就到其他的中小型企业打工,你不适合做这个了。这很清楚。(11: 38)
    和讯网:未来我们美克连锁这一方面的发展规划是什么样的?(11: 38)
    冯东明:我们在连锁店方面要抓住机会,拉动内需,更好的为消费者服务,把居室文化做大。并且我们这只股票也是美克美家作为零售来说,在居室耐用品上,我们是提供一种居室文化搭配服务的设计公司。我们的零售有一些粉丝,他们对我们这个品牌很认可,他们不认为我们是简单的卖家具的零售店,我们自身也认为是一个提供居室文化设计专业公司,专业的服务机构,会提供耐用品、软家具、硬家具、装饰品、有功能的和无功能的。所以我们在今年会有一个很好的计划。(11: 38)
    和讯网:这个计划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吗?(11: 38)
    冯东明:对。商业的机密,要保证我们商业策略有竞争力,所以提前透露就等于拱手让给别人。(11: 38)
    和讯网:我们知道家具行业和地产业的发展是分不开的,地产现在的市场非常热,您对此有什么看法?(11: 39)
    冯东明:房地产方面各个委员各说各的话,政府也有一些说法,房地产行业自身也有一些说法,消费者、房屋使用者也有很多的说法。中国房地产的发展有一个不断成熟的过程。中国房地产的业态最后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一个准金融机构,它和美国、国外的房地产是不一样的。它从室内设计到施工建设都是不一样的,每个城市讲究一个租售比,租售之间的关系。现在有点各说各话,房地产变成了一个矛盾焦点和利益冲突的焦点,我觉得最重要是把房地产行业做科学,管理科学、用人科学、市场成熟。这还有一个磨合的过程,但是不能互相抱怨。(11: 39)
    冯东明:做房地产的公司也是挺倒霉的,房价上涨的时候就把他们说成是暴发户,房地产跌成一定程度,一栋卖不出去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活该,这也不公平。每个城市房地产商还是做了很大的贡献的,但是房地产商自身也要检讨。同时管理房地产的行业部门以及政府在房地产业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都要思考。(11: 39)
    冯东明:所以,我觉得现在要冷静下来,从现在开始做起,先从战略层面梳理,形成策略,最后根据策略非常有计划的、一步步的按照计划来执行,这样再有一个五年,房地产业就会比较规范。(11: 39)
    冯东明:刚才我讲的租售比,在国外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数。我买了一套房子去出租,已经超过百分之百了,这就不能再投资了。现在我们大城市的租售比是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六百了,出租房的租金根本收不回来购买房子的钱,这种投资其实已经没有价值了。所以,这时候很多投资者就不应该追捧房地产,房地产高价就是被这样推起来的。所以,从租售比上没有进行控制。很少听到中国大陆谈租售比。(13: 00)
    和讯网:对。我们知道去年有4万亿投资,今年又说要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和积极财政政策,您觉得2010年财政方面还有哪些地方需要加强?(13: 01)
    冯东明:我们做企业的,4万亿的投资去年我们一点感觉都没有,当然是作为我们企业涉足的这三个行业。所以,对今年的财政我也不好说,我对这个事情确实没有办法表态。我们做企业的现在觉得只要在政策上公平就可以了。比如说天然气的价格问题如果真的市场化的话,为什么石油天然气跌的时候,我们的价格也不跌呢?我们是用户,我们根本没有议价能力。至于财政上的那些投入和预算,对我们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来说在这一方面我们确实没有什么感觉。去年4万亿投资在我们这一方面没有任何感受。(13: 01)
    和讯网:这个钱投下来以后还应当是平衡的?(13: 01)
    冯东明:好像这些事和我们就没有关系。一开始我们对这个事情也是比较冷静,我们也没有特别亢奋和兴奋。企业界很习惯在市场中进行评估,所以我们认为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也不可能发生在我们头上,但是关于政策方面对我们的支持很感谢,比如去年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企业的支持,我们还是能够感觉到的。至于说4万亿这个钱我们感觉到没有,还有今年的财政有什么样的感觉,我们没有感觉,但是政策上面我们是很有感觉,很敏感。确实这几年政策上很有帮助,如果再有一个很好的力度,对企业的发展更有好处。(13: 01)
    和讯网:那么银行9万多亿的贷款能够感觉到的吧?(13: 01)
    冯东明:宽松的货币政策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能感受到,当然中小型企业还是有问题,但是像大型企业、像我们这样的企业都能够感觉到,银行和我们一起积极应对难关,我们还是很感谢的。(13: 02)
    和讯网:美克集团建立已经有20年了,在这个历史时刻,对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13: 02)
    冯东明:在20周年我特别有感触,在20年前我还是很年轻,30出头的人,到现在我已经进入了中年的尾部。我们的感触就是在这20年中,我们随着祖国的崛起而发展,我们感觉到非常自豪的是在祖国的崛起和辉煌中,我们尽到了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是其中的参与者,我们自己也从创业到今天,也是发展了自己的企业,同时也给社会做了贡献。(13: 02)
    冯东明:这20年的发展,让我们这个企业从无到有,到做强做大,达到一万多人,我们在这时候感觉到是有一个划时代的意义,同时我们感觉到这应该是一个重新开始。20年的时候我们确实积累了很多经验,同时也有一部分教训。我们在2009年的时候,在20年到来之际,利用金融危机,我们企业内部首先就做了一个优化过程,我们进行了企业优化,在去年我们引进了SFO战略型组织结构,即战略地图和平衡积分卡,我们引进了更好、更规范的管理工具,为我们后20年的发展做好工作。所以,在去年年底我们的工作会议中做了五五规划,我们涉足的三个行业在五五计划中有了一个详细的战略、具体的竞争策略、量化的规模,并且我们在成立20周年的时候让企业不仅有现代化的管理,而且完全变成一个有责任的企业,让它规范的经营下去。(13: 02)
    和讯网:由于时间的关系,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也希望冯总带领的美克集团在20岁正当年轻气盛的时候能够扬帆启航,越做越大,越做越强,非常感谢冯总,也非常感谢各位网友。再见!(13: 02)